希望能够吸引一些在一线动力电池企业工作的工程师及技术人才-葡萄酒新闻
点击关闭

汽车电池-希望能够吸引一些在一线动力电池企业工作的工程师及技术人才-葡萄酒新闻

  • 时间:

无锡高架救援现场

獵聘大數據研究員發佈的《中國汽車人才大數據報告》顯示,相比于傳統內燃機汽車,新能源汽車行業的專業人才中,有近50%的專業人才從事中高級技術類工作,該行業的人才缺口也達近68萬人;而尤其是相比于本土企業,外資企業在產業整合層面起步較早,因此在多種科技融合為特點「新四化」背景下佔據技術制高點。這也使許多企業考慮通過人才的挖掘來完成彎道超車。

在韓國長期從事汽車行業人才獵頭工作的朴鍾先表示,目前有多家來自中國及歐洲的動力電池及汽車企業,正在通過獵頭尋找工程師等技術人才,而其中很多企業客戶會明確提出要求,希望能夠吸引一些在一線動力電池企業工作的工程師及技術人才,其中以比亞迪(002594,股吧)、寧德時代(300750,股吧)為代表的中國企業成為韓國汽車獵頭行業的「大客戶」,針對部分核心技術崗位更是給出高於韓國企業5~8倍的薪資待遇。

權小星韓國籍動力電池工程師金朝吉(化名)跳槽到中國一家動力電池企業,從事動力電池電池包的系統研發工作。此前,他就職于韓國一家動力電池企業。

由人才的爭奪戰引發的兩家韓系動力電池企業LG化學及SKInnovation(下稱「SKI」)之間的訴訟戰愈演愈烈,演變成為圍繞兩家企業的人才戰略、技術、專利等不同層面的「全面戰」。

動力電池人才爭奪加劇在汽車行業朝電動化、智能化、互聯化和共享化「新四化」轉型過程中,新能源汽車的發展尤為迅速,被喻為新能源汽車心髒的動力電池領域,成為人才爭奪戰最為激烈的戰地之一。

有人吃香有人被淘汰動力電池行業的人才「保衛戰」,只是目前汽車行業人才競爭的一個縮影。

中國人才研究會汽車人才專業委員會會長朱明榮表示,相比于已經進入增長停滯狀態的內燃機,以「新四化」為代表的新型汽車則仍有一定的技術增長空間,因此即便是企業自身稍有困難,但為了取勝於未來,也只能選擇通過僱用更多技術型人才,以獲得市場主導權;而目前中國汽車行業人才的培養基轉型速度,仍無法趕上產業發展需要。

據金朝吉介紹,僅在2018年,如他一樣選擇離開原企業的工程師及技術員工就有將近10個人,而還有一些「潛在的離職需求者」,因為家庭等原因,暫時選擇繼續在原公司供職。

金朝吉稱,相比于其曾經所在的韓國企業,現在的公司無論是收入上,還是福利待遇及工作節奏上,均具有較強的競爭力,例如公司為了在韓國有家室的韓籍工程師考慮,在韓國首爾設立了辦事處,一個月僅需前往一次總部即可。「一方面,我們能夠與家人團聚;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能夠與韓國業界保持學習和交流,這樣有利於整體技術保持先進水平。」金朝吉對於現有的工作比較滿意。

被喻為新能源汽車心髒的動力電池領域,成為人才爭奪戰最為激烈的戰地之一

此前,據韓國就業諮詢機構JOBKOREA發佈的2018年企業人事報告,韓國汽車製造、研究、銷售行業的平均年薪約為7800萬韓元(約47萬元人民幣),其中研發類崗位的平均年薪約為8620萬韓元(約51.4萬元人民幣),而從企業個體來看,現代汽車公司的平均年薪為9220萬韓元(約55萬元人民幣)、動力電池行業龍頭企業LG化學則約為7800萬韓元(約46.5萬元人民幣)。

對此,中關村(000931,股吧)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秘書長於清教(博客,微博)認為,韓系企業間的爭奪,看似是人才爭奪戰,本質上則是出於優質客戶與技術的維護層面。

LG化學聲稱SKI在過去的兩年內以高薪挖走包括76名動力電池行業的研發核心人才在內的近100名員工,而且SKI要求這些人員在轉職過程中提交核心工程及技術文件。不過,SKI回應並未要求這些入職的新員工提交核心文件。值得注意的是,當時加入SKI的員工中,隨着訴訟戰的加劇,已經有部分研發人員在洽談離職事宜,並準備轉向中國、歐洲動力電池企業或整車廠求職。

博世、奧托立夫、舍弗勒及巴斯夫等零部件企業均宣布了5%~8%幅度不等的裁員計劃,其中絕大多數均涵蓋內燃機等傳統汽車工業及單純生產崗位。而另一家整車巨頭韓國現代汽車發佈的可持續發展報告顯示,2017~2018年期間,現代汽車在生產崗位的員工總數增加不到1%,達到了歷年來最低增幅,此外,吉林大學、大連理工大學、西安交通大學等重點大學在內的多所高校停止招收內燃機及動力工程專業。

上海工程技術大學汽車工程學院教師劉淼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包括清華大學、同濟大學在內的國內高校開設新能源及「新四化」關聯專業愈加增加。不過,他也指出,目前國內汽車人才培養仍然面臨兩個問題:一方面,每年畢業生人數仍處在千位數左右,無法滿足巨大的人才漏洞;另一方面,作為初次嘗試開設新興產業的專業,如何安排理論與實踐的教育平衡,也成為各大高校應當考慮的重點要素。

對此,朴鍾先解釋道,由於平均年薪中包括許多銷售、生產及非核心研發人員的薪資,所以實際上從事動力電池、新能源汽車等核心研發崗位的員工薪資只會比其更高,而有部分中國企業更是直接給出年薪100萬~120萬元人民幣,並認為目前非韓國企業要在韓國找到曾在一線企業工作過的技術崗位員工,至少要給出70萬~8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年薪,而該數字還不包括各項補貼。

「新東家的駐外補貼、生活補貼加上其他補貼性費用,收入應該是原公司的近3倍,部分更加核心的崗位的收入或將達到5倍,此外相比于內部體系成熟保守的韓系企業,中國企業的企業文化較為扁平化,且企業發展處於上升期,能夠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也是他考慮的重點之一。」金朝吉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近年來,隨着中國汽車行業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由於收益下降,部分整車及零部件企業的減員信息也此起彼伏。與此同時,隨着「新四化」加速,對於人才隊伍的建設要求也在不斷提高,整車及零部件企業的轉型對於汽車行業的人才培養帶來新的挑戰,這也使汽車產業對於人才的需求呈現「兩極分化」的局面。

為了防止人才流失,目前包括LG化學、三星SDI在內的動力電池企業,在招募技術類崗位的員工時,會要求所有入職的員工簽署競業禁止協議及保密協議,要求員工不得在離職后一定時間內(一般為12~36個月)前往業內競爭企業工作。第一財經記者在某一線動力電池企業的競業禁止協議中看到,該公司幾乎將所有的動力電池企業及部分發力新能源汽車的整車廠納入到禁止名單中。

這種人才爭奪加劇不僅發生在韓國,全球都出現了這種趨勢。一些動力電池企業以及造車新勢力也紛紛加入人才爭奪之中。恆大集團旗下恆大新能源汽車全球研究總院日前發佈招聘公告,在全球範圍招聘8000名動力電池行業人才,第一財經記者在翻閱該公司的招聘簡章時發現,大多數中高級技術人員的招聘要求為「擁有一定年限以上的國際一線鋰電池企業或車企同等崗位工作經驗」,此外還承諾可以提供韓國、日本、歐洲等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工作崗位。一家瑞典動力電池企業Northvolt也在其官網上發佈信息稱,有近30名的韓國及日本籍的研發人員新入職。

今日关键词:李云迪获金质勋章